2013年4月初,闊別十七年後,《大紀元》總編郭君又回到香港。她之所以選擇從美國到香港工作,是因爲這裡是中國的後院,世界中文信息的匯聚點。

但她始料未及的是,此次駐港,不僅要取捨重大新聞,竟還要面對生命威脅。到香港不久,郭君發現自己被跟蹤了;後來接到恐嚇信:馬上離開香港,否則對你不利;接著家人也受到威脅。就在2月26日,香港《明報》前總編劉進圖被砍成重傷。似乎一片白色恐怖籠罩著香港新聞界。

信息系生命與病毒搶時間

「我們得到各方面的佐證,甚至來自中共官方的信息。我們相信自己的判斷,我們願意以媒體的名譽保證報導的正確。」

在二十多年的媒體職業生涯中,令人驚恐的事件,郭君經歷過多次。2003年1月的一早,她坐在電腦前全神貫注地跟蹤中國官方所謂「非典型性肺炎」:2002年11月以來,這個怪病可能已導致大陸與香港數十人死亡,亞洲國家人人自危。從《大紀元》中國民間的消息渠道、一些西方媒體的報導、與醫學專家的諮詢都讓她越來越相信,該病原體絕非中共所稱的那麼簡單。

2003年2月起,在中共還在極力淡化、掩蓋之時,《大紀元》以「神秘肺炎恐慌」,「奪命肺炎警報」為專題發表數百條相關新聞,《大紀元》將這一致命新病毒疾病作為重大新聞報導出來了,即後來被世界衛生組織證實的薩斯(嚴重急性呼吸綜合症)。當時因中國政府的掩蓋,使該病在世界範圍內造成更多傳染與死亡。《大紀元》報導後,其他中文媒體也陸續報導。隨著輿論壓力越來越大,中國政府被迫承認薩斯在中國爆發。

資深媒體人掛帥大紀元

GuoJun Epoch Times

郭君在香港《大紀元》辦公室。(郭君提供)

1 9 8 9年,二十三歲的郭君擔任中國一家經濟時報的副總編輯,媒體的管理、銷售、發行和編輯業務樣樣精通。「天安門事件」中她積極支持報導學運;「六.四」後全國一片政治恐怖向她襲來。

一天,她被黨書記叫到辦公室,「他講了許多關於我個人的私事,以此要挾我交代與學運的關係。我當時感到這些手法很卑鄙。他平時看上去人還不錯,和我關係也挺好,怎麼突然變成這個樣了?不可思議。後來我想明白了,他只不過是中共的一卒,最終要為中共的政權服務。」

「六.四」讓她看清,「中共比我想像的更邪惡,我再不報任何希望。」她於是出走海外,先後在香港、臺灣媒體機構任職。在香港期間,她擔任主流報紙的資深編輯、主筆、撰稿人,從事大陸、香港、臺灣的政治和經濟新聞的採訪、寫作。

1997年,她移居英國,撫育四個幼小的孩子,仍勤於筆耕,常有專欄與專題文章在香港、臺灣報紙發表。

2001年,郭君舉家搬到美國首府華盛頓定居,並開始擔任《大紀元》總編輯, 協調《大紀元》全球幾十個記者站,創業之初的艱辛和展業過程的繁忙,使她經常通宵達旦地工作,「最大的問題是時間不夠用。經常是我先生下班回家看到我還像早上一樣坐在電腦前,只是手上抱一個孩子,腳下還躺著三個。我們一起把孩子們抱上床後,我又坐回到電腦前。」

信譽至上爆料活摘器官

孩子們天真純潔的想法,有時也幫助她在面對困境時做出正確的選擇。

2006年3月初的一天,郭君接到一個陌生電話,指控中國遼寧省瀋陽市「蘇家屯血栓醫院」關押法輪功學員,活體摘取其器官供出售等多項令人髮指的罪行。

「那幾天裡我壓力很大,經常半夜坐起來思考:貿然刊登這些文章,可能引起很多疑問和有意的攻擊,甚至會損害我們媒體的聲譽。因為當時眾多法輪功學員被害人已經不在人世,雖有知情人的證據,卻沒有醫生敢於出面作證。」

八歲的小兒子問媽媽為什麼不開心,「我坦白地和他講了我面臨的困難。他對我說:『如果能救一個人的生命,媽媽你擔心的那些都不算什麼。』我意識到,將來有一天,我必須能夠直視我們孩子的眼睛,告訴他們我們曾經盡最大努力,讓地球成為人類生存的更好的地方。」

針對爆料,一些具醫學背景的《大紀元》記者們謹慎地做了調查。他們查到1999年以來大陸移植醫療機構與器官移植量均暴增三倍;等待時間極短,似有豐富器官來源,而官方公佈的死刑犯數量不足支撐這器官來源;非法被關的法輪功學員符合「器官庫」條件。瀏覽當時的大陸媒體網站,遍佈移植廣告,宣傳半個月內包移植、保證供體健康等。

「 敢於講真話,履行媒體天賦的責任。」

當時一些義工帶著證人拜訪美國華府的各大媒體,當場撥打那些廣告上的號碼,接聽的那些醫院表示「可以馬上來換器官」、「保證是活體的」。現場的編輯都很震驚,也不得不相信活摘器官的事實,但對於那些媒體來說,報導這樣的強烈撞擊人類道德底線的新聞要承受的壓力太大了,他們不願也不敢做。

郭君決定做出報導,「我們得到各方面的佐證,甚至來自中共官方的信息。我們相信自己的判斷,我們願意以媒體的名譽保證報導的正確。」

《大紀元》的報導震動世界政壇、媒體和民間。中共一口否認活摘,但原本滿天飛的移植廣告都不見了,蘇家屯醫院也改頭換面了。一些民間組織和律師展開獨立調查,並向聯合國等機構提供了調查報告。之後的一年間,中國的器官移植手術驟然下降一半。

「這意味著,有數以萬計的人,沒有再因為被摘取器官而喪生。為了拯救生命,即使再大的風險都值得去承擔。很多中西媒體都與中共有利益瓜葛,不敢報導中共迫害中國人的事實。但許多有正義感的媒體人和醫生表示非常佩服我們的勇氣,一位老編輯流著淚向我表示感謝。」

應運而生洞察中國時局

十多年來,在全球紙媒體走下坡路無所適從之際,《大紀元》不斷地發展壯大。一次次重大新聞選擇和發布《大紀元》都及時發掘,搶先給予報導:薩斯的最早警告,《九評共產黨》發表及其引發的「退黨」大潮,風靡全球的「神韻」藝術盛事,曝光活摘器官真相等。2012年2月王立軍「避難」重慶美國領館,大紀元預 言中國政局將地震,「下一個是周永康」、「最後是江澤民」。中國政局在驗證《大紀元》報導的走勢。

郭君清楚地看到,因中共的外交施壓與經濟誘惑而過濾的一個重要新聞,就是法輪功的真相。很多人沒有意識到法輪功問題對中國經濟和對中國人生活的影響,也沒有意識到法輪功問題已成為中共生死內鬥的焦點,「十五年來,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被廣泛曝光,為逃避審判而不顧一切地要維持對中共最高權利的控制;現任當權者不甘心為之頂罪、揹黑鍋,而造成中共內部分崩離析。」

由於《大紀元》具備洞察中國時局的慧眼,每當大事件發生,大紀元網站的點擊量就大幅上升,報紙的發行供不應求。據香港業內人士透露,近幾月香港中文媒體的發行量下降很多,香港居民和來自大陸的遊客們卻在排隊拿大紀元報紙。」

GuoJun Epoch Times

2011年2月22日,《大紀元》在舊金山舉辦「互聯網與解體獨裁統治」研討會,總編郭君(右)在會上做題為「資訊時代」的演講。(馬有志/大紀元)

堅守使命不被威脅左右

真實、無畏、前瞻的報導,使《大紀元》成為海外唯一不過濾中國新聞、講真話、有良心的華語獨立媒體。

郭君認為世界媒體行業正處在一個特殊時期:由於中國已經成為繼美國之後的全球第二大經濟市場,當今媒體老闆幾乎都在中國有巨額投資。中共靠謊言維持政權,在全球市場、資訊一體化的今天,在巨大的市場利益誘惑下,當今世界媒體行業已經出現了人類從未曾有過的特殊現象,那就是一些正在發生而又與民眾生活息息相關的重大新聞被扭曲、過濾,重大事件的真相被掩蓋,不僅讓世界迷失方向,也讓人類在無知中相互傷害,甚至犯罪。

「媒體對經濟的報導可能造成假象,商人據此到大陸投資就失敗;對建設項目的吹噓造成對環境無監督的破壞,民不聊生等。十五年來,我們一直堅持媒體的初衷,敢於講真話,履行媒體天賦的責任。」

現在重回香港的郭君,感到這個城市已經沒有了新聞自由,但抵制「二十三條」惡法等民間的抗爭,卻從未停息過。香港《大紀元》自然站在維護自由的風口浪尖,「無論在怎樣的威脅下都不能退卻,如果每個人在這樣的情形下都選擇退卻,這個社會就沒有了正義和良知,人們都將無法生存。」◇